黑龙江暖心之旅:最难忘的风景是人心

2018-01-22 08:41:22来源:海外网
字号:

rmrbhwb2018012212p12_b.jpg

雪乡蘑菇屋

1516559596461_1.jpg

羊草山登顶

追雪与避寒是冬季旅行的两大主题,海南和东北作为近年来冬季旅游的两大热门地点深受游客喜爱。2017年末,我们三个好友为体验中国最北方极致的“冻感”,决定前往黑龙江,来一次冰雪之旅。此前一些关于当地景区宰客、坐地起价的报道令我们对东北旅游心生忧虑,因此我们提前数周准备旅行攻略,综合交通、住宿以及天气等各种因素,力求计划一次性价比高、充实且快乐的旅行。最终我们以人均约4000元来了一场跨越哈尔滨、雪乡、漠河,历时11天的冰雪自由行。

冰城天寒人心暖

2017年12月24日平安夜,我们在哈尔滨中央大街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前许下新年心愿。漆黑的夜幕里,教堂在鹅黄色灯光的映衬下庄严又不失浪漫,来到此地的游客纷纷拍照留念,但是气温实在太低了,稍微拍一两张照片手就被冻到没知觉。我们身旁的一位游客在帮我们拍合影的时候特别热情,横图、竖图一连拍了好多张,拍好以后还让我们看看拍得怎么样,如果不行再给我们重拍。

漫步在欧洲风情的中央大街,天上飘着雪花,道路两旁十步一座冰雕,五彩的灯光打在上面晶莹剔透,甚是好看。马迭尔宾馆对面是著名的哈尔滨特色美食——马迭尔冰棍,店铺外面是排长队等候的人群。因为现金不够,我们便试图和队伍中的游客用手机转账的方式换纸币,但连续问了2个人都直接给了我们现金,不要我们转账,一位大姐说:“你们把钱给我吧,咱们一起买,不够的钱我给你们补上。”从来都没想过我们竟是以这暖心的方式吃到了马迭尔冰棍。奶香四溢的马迭尔在口中一点点融化,心里也甜滋滋的。

冰雪大世界是哈尔滨的又一处必游之地。从365米的大冰梯上顺势滑下,在冰道上感受速度与激情的快感,玩到尽兴之时不禁大声尖叫。在天坛主题的冰雕园区里,赫哲族演员在表演独特的民族舞蹈,主持人热情地邀请游客们和演员一起围成圈跳兔子舞。动感的音乐响起,全场开始沸腾,游客和演员跳得欢脱,丝毫不觉零下20多摄氏度的寒冷。兔子舞作罢继续跳圣诞舞蹈,几圈下来我们三个居然热得冒汗,不知是因为跳得太激动了,还是被这热情的氛围所感染。

翻越大山赴雪乡

前往雪乡的途中我们住在与雪乡一山之隔的雪谷。白雪覆盖的乡村静谧安详,傍晚时分袅袅炊烟升起,脚下踩着厚厚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耳畔间传来远处游人嬉戏打闹的笑声。我们无意间被路边小超市门外摆着的冻黄桃和野山果吸引,进店结账时,老板娘看着我们冻得通红的双手急忙招呼:“孩子们进屋里的热炕头上坐会儿吧,可暖和了。”初次见到东北大炕的我们忍不住伸手感受它的温度,坐上去之后,热气慢慢钻进身体里,手脚开始回暖。我们和店里的乡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老板娘听说我们打算翻越大山去雪乡时嘱咐道:“你们可得整个防滑‘狼爪’,不然在山里根本走不了道。衣服也得多穿点儿,以前有姑娘都给冻哭了。”我们连连点头,将老板娘的叮嘱记在心里。

马拉爬犁是东北特色游玩项目,也是重要的代步工具。健壮的马儿先是在雪路上慢悠悠地走,我们也随着颠簸的爬犁摇晃。车夫一扬鞭,它开始加速,挂在脖子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路旁的树木快速从眼前掠过。马拉爬犁在路上来来往往,有些马儿大约也是老相识,互相经过时会侧过头看一下对方。我们玩心大起,连连朝经过的马儿们打招呼:“大马儿你好啊!”

陡峭易滑的山路爬起来相当吃力,正当我们在坚持和放弃之间摇摆时,一家三口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女儿约莫七八岁,扎着两个小辫子,她在父母的牵引下小心艰难地迈开腿,一阶一阶往上爬。看着这一幕,我们决定坚持到底。登顶的那一刻,辽阔壮丽的风景尽收眼底,疲惫感顿时一扫而空,不知谁起了头,激动的尖叫声在周围接连响起。

为了节省时间和精力,下山时我们选择了“天下第一漂”。长约5公里的自然雪道从山顶一贯到底,看着就叫人跃跃欲试。教练简单地指导之后从背后一推,人一下就滑了出去。扬起的雪粒打在脸上有些疼,逐渐加快的滑行速度叫人忍不住惊叫。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由于雪道不够陡,我们都停在了半路。这下可犯了难,三个人只能慢慢摸索技巧,一路上翻翻停停,到最后一小程才畅快地直冲到底。

醉人美景新体验

一入雪乡,独具特色的房子便映入眼帘。层层叠叠的白雪从房顶顺着屋檐一直垂到地上;洁白如玉的雪地上冒出一朵朵矮矮胖胖的雪蘑菇,如同天上的云朵掉落人间,轻盈可爱。雪乡天黑得很早,晚上四五点时家家户户便点亮高挂的红灯笼,整个村子像被施了魔法,变身为童话王国,眼前的世界满足了儿时我们对童话世界的所有幻想。三个小伙伴激动地除了“哇”,什么都说不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无需半点修饰就已美得不可方物。

我们住在距离雪乡70公里的一家民宿。老板娘是一位特别热心的东北大姐,提起雪乡她感叹道:“雪乡风景的确美,自从火了以后,那边的黑心旅店就仗着好多外地游客一辈子只来一次,不宰白不宰,可劲儿涨价、各种收费。其实雪乡周边这几个林场的景色也都不错,就是名气不大,来的人少。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这的食宿费用都实实在在,不坑人。”我们既气愤又无奈:“这也是我们考虑再三选择住在这里的原因。这种事多了,游客总会心寒,最终害人害己。”

2017年最后一天,我们三人到达旅行最后一站——漠河北极村。各式各样的北极招牌一一跃入眼底,“最北旅店”“最北餐馆”“最北超市”等不一而足,让人实实在在感受到自己确实来到了祖国北陲。正值跨年夜,北极村邮局聚满了人,大家在跨年夜写下新年祝福,从祖国最北端寄往爱的人身边。

来漠河最期待的就是泼水成冰。气温越低效果越显著,所以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开始泼的时候用的是随身水杯,水量不够效果不好。店家见状为我们拿来了一个大水壶和两暖壶开水。远处群山环绕,朝阳初露,在晕红天幕的映衬下深深弯腰,从最低点将水使劲从杯中泼出,在空中划过一个大圈,只见泼洒出的热水一下子迸溅开来,展现出水从液体变成固体的瞬间美景。

在黑龙江11天的时间里,我们一步步按照攻略行进,旅行的节奏和开销均在计划之内,最让我们感到惊喜的是游客的热心肠和东北人民的真情相待,这也使我们慢慢放松心情,去用心感受这冰雪覆盖下的朴实真情。(付丽 束涵)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1月22日   第 12 版)


责编:张阳、周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