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青:文旅产业“诗与远方”的1001种玩法

2018-06-24 23:13:58来源:海外网
字号:

改革开放40年间,普罗大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在精神文化层面表现明显,以旅游、文化为代表的文旅产业被誉为“幸福产业”,近年发展迅猛。一方面,从市场增长到国家政策再到产业投资,“联姻”后的文旅产业以黑马之势,迅速完成“抢位”、“占位”发展步骤,成为引领我国消费升级的主要引擎;另一方面,新时代下,文旅产业商业模式的瓶颈如何突破、产业创意如何实现升级换代,成为“文旅人”新的课题。

谈初衷——以歌为媒 以游为辅让东方文化落地开花

受制于外延和内涵的广度和深度,文化一词总显得高深莫测,文化产品也一直束之高阁,在现实土壤中难落地开花。这是在部队从事文艺宣传工作时,卫青最长思考的问题之一。

退伍后,卫青成为了一名地方文化产业人员,对于“文化落地”的思考和探索成为了他的工作内容之一。日常工作中,卫青发现,单纯的写一首歌,获得高传唱度;拍一部电影,获得高的票房,风靡全球之后,即便获得了高收益,也并不能代表创造了文化产品。卫青认为,文化没有落地的支撑,无异于赌博,只是概率事件下的机缘巧合。

如何让文化产业实实在在地踩在地上,扎扎实实地稳步向前发展?闭合文旅产业链中,卫青想到了让文化更“接地气”的办法——与旅游产品的业态融合。

同样是写一首歌、一部电影,以旅游产业进行文化景观搭建来创作、来拍摄,由赌收听率和票房的纯文化产业的空中赌博转为站在旅游产业辅助角度进行文化操作。

“中国的旅游资源极其丰富,江河山川,美景美食之地不胜枚举。我想要唱着我们自己的歌,做属于我们的文化产业,游遍中国!”这是卫青文化落地之路的探索,也是《歌游中国》创办的初衷。作为中国第一个文旅产品交融的尝试,意如其名,“歌”代表文化产品,是文化艺术的简称;“游”代表文化产品。对此,卫青做了进一步的阐释:“通过歌、游两者结合,为中国各地旅游景区创建文化景观,通过歌曲、影视、动漫、美术、文学等各类表现形式,打造文化艺术品,让世界听到东方文化落地的声响,看到东方文化花开的模样。”

万事开头难。 2012年,《歌游中国》出现雏形,做一个庞大的产业产品,起步期急需要大量的实践机会和大量的资金作为支撑,为了保证《歌游中国》的顺利起步,卫青集结了大批志同道合的业内人士,包括国内优秀的音乐家、词曲作者、影视演员,以及以三峡人家董事长邢昊为代表的有情怀、有理想的企业家。

《歌游中国》团队以大型的文艺景区三峡人家为作为创作对象,打造首个文旅创意产品模板,在大量的音乐作品中体现三峡之新、三峡之美,将屈原故里等大批具有历史文化和人文底蕴通过作品带到全国各地。2014年,《歌游中国》首进宝岛台湾,引起了当地巨大共鸣,不少撤退到台湾的老兵,在感受到久违的祖国大好山河风光之后,热泪盈眶。让总导演卫青感动的,除了民族情怀和东方文化的共鸣和认可之外,还有来自四面八方不同领域的朋友们的倾情帮助。作家名家们家国情怀和文化理想以及义务工作的举动,感染着卫青,也坚定了他做好《歌游中国》的决心。

谈运营——以慢制快 从心出发让用户体验自主发声

在政策扶持和向好的市场环境之下,消费式文娱项目比比皆是,“文化搭台,旅游唱戏”,以单纯的景区砸钱、依靠名人效应成为不少地方拉动旅游经济重要形式。只是,诗和远方的融合,绝非简单的相加。

在运营《歌游中国》过程中,卫青认识到文旅产业更需要沉淀和积累,“以慢制快”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

慢下来、沉下去,真正的从产业化的角度,站在内容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去做事,在浮躁的当下,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卫青感同身受,“这个行业挣块钱、快出名已经成为了一种规则和现象,但是那些人、那些产品一夜成名后,不多久就会销声匿迹,这对于产业的发展而言,并没有实际意义。我想要扎实、深入、持久做事,这需要时间,正所谓慢工出细活,在初期更需要大量的沟通协调工作,有很多吃力的场景,但是我们挺过来了。”

早在三年前,直播方兴未艾,卫青就已经敏锐觉察到这一传播形式,他希望做能够融入祖国文化、能够拥抱祖国山水的内容,而不是单纯的美女充斥。他认为美食、美景和美女缺一不可,大众喜闻乐见的东西需要创造也同样需要引导,所以《歌游中国》在直播过程中充分的融合了我国的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让普罗大众在观感享受的同时,了解中国文化。

以快制慢,对于平台的快速变现而言,并不有利,但卫青依然坚持如此。这份坚持来源于初心、理想和情怀,来源于对祖国自然风光、对宜昌城市和长江三峡的眷恋与热爱,同样也来源于他的朋友、伙伴们的精神。宜昌三峡环坝旅游集团董事长邢昊20年扎根三峡,荒山荒水之中打造出现代美轮美奂享誉中外的国家大型文艺景区三峡人家,这位文人儒商二十年如一日的信念和毅力激励着卫青,在浮躁时代下成为以慢制快的最好佐证。

不忘初心之外,《歌游中国》的运营另外一大特点是从搭建核心文化景观出发,既要配合文旅行业发展,也要配合地方经济发展。在卫青看来,文化旅游产业有着科学依据和发展规律,文化是灵魂,而旅游是载体,“传统的旅游去到一个景区,拍一张照,但事实上,对于真正的旅游而言,这只是刚刚开始。所以我们现在提出文化深度旅游,就是用现代化的手段去打造核心文化景观,我们利用中国地大物博的自然地理条件和几千年文化历史的传承,以及不同地域民俗文化的积淀,继续打造具有中国文化印迹、地方文化特点、建立地域品牌认知和传承度,又能直接服务于当下文旅产业发展的可持续性核心文化景观。”

卫青强调,我们国家地大物博、历史悠久,从西至东、从南到北,文化形态、民间传说都需要我们现在的传媒帮助他们打造出来,为当地的文化旅游、为当地的经济全面发展服务。包括但不限于音乐、文学、诗歌、美术、设计、影视剧、大型演艺活动、赛事活动,当然也包括现在的直播等等手段。从前需要1000年时间口口相传的文化景观,现在可能只需要1天就能为大众所知。文化IP不光服务于系列电影系列剧,更要服务于旅游业的发展,服务于每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歌不是名片,电影也不是名片,所有人对文化的心理认同和感受才是这个地方的文化名片。

谈发展——不刻意 不排斥 不设限歌游中国一直在路上

无疑,《歌游中国》已经成为了文旅产业的一张名片。随着越来越多文旅产业平台的兴起,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位”显得尤为重要,卫青对此却看得十分淡薄。他表示,差异化的竞争小到楼盘景观的搭建,大到景区的经营、文艺作品等方面,中华民族不同的文明有着不同的展现维度。“对于《歌游中国》而言,并不需要刻意地差异化竞争。因为我们有情怀、有理论指导、有毅力坚持,并且在长期的实践中,被大众认可接受。因此,能够创造出为地方和地方经济,尤其是绿色持续发展做出了实际的作用,能够在历史文化潮汐中创造出不朽的文化景观,这种长远的、持久的生命力,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卫青如是说。

在将“固化的景区”变成“鲜活的景区”的过程中,《歌游中国》尝试着多种传播形式的融合,除了传统音乐、影视剧、大型演出之外,以"LIVEFUN天使旅行家"大赛为代表的产品内容,将直播、短视频和大型活动深度结合。

不排斥任何一种传播手段,卫青导演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认为,直播可以承载更多内容,可以带领受众感受所有过程,包括游历世界的过程、做菜的过程、甚至是人物的心理感受,而短视频短平快的方式直达受众,更易引起普遍注意。两者是新时代传播手段,能够开阔大众视野,也能够体现地方特色,是相辅相成的传播形式,因此在文旅产业内容范围之内,两者同样重要,一个都不能少。

传统媒体出身的卫青,对于新媒体的发展抱着极大地包容度。他认为,报纸和微信的融合,让普通人也可以成为电影人,拿起手机就可以拍电影,这是时代发展产物,因此不要在传统传媒和新媒体之间建立壁垒,卫青表示,“报纸、电视、网络之间没有区别,只要所产出的内容是富有创造性的,是对社会和文化发展起促进作用的,就是值得肯定的。”

谈及《歌游中国》发展,卫青表示,三峡人家的成功是平台搭建的起点,未来会依照市场发展规律,遵循产业发展规律,从本土辐射到全国,让《歌游中国》真正走遍中国,成为最普遍的媒体传播平台。

“生活不止朝九晚五,还有诗和远方。”文旅产业从诞生之日起,就带着情怀、理想与艺术修为。落地有声,花开有时,既要实现文化传承,又要实现商业变现,平衡、取舍,融合,以卫青为代表的一大批“文旅人”在文旅产业发展中,步履不停;蓝海之中,浮浮沉沉,坚守、突破、创新,以《歌游中国》为典型的文旅产业平台,在新时代浪潮中,升级换代。

如果说,文旅产业就像是盒子里的巧克力糖,个中滋味,充满想象,那么卫青和他的《歌游中国》团队,就是打开盒子的钥匙,在1000次探索之后,仍然有第1001次创新和玩法。生命不息,探索不止,创新不停,《歌游中国》始终在路上。(甘少敏 王文)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