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老兵练志强新疆捐资助学十一载 矢志不渝

2019-04-03 14:51:07来源:海外网
字号:

“战友,我又来看望你了”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也许我的眼睛再不能睁开,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怀;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如果是这样,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又逢清明时节,这样的歌声,这样歌词,总会在人们脑海回荡。

几天前,练志强就和妻子沈芳忙碌起来,像每年那样,找出珍藏的65式军装,洗洗晒晒,把红色的领章细细缝上;翻出压在箱底的八一军旗、126师防化连的连旗,洗干净折叠好。预订好同行扫墓的人员,致电广西龙州予定好酒店的房间……

3月30日,周六,湛江。一大清早,练志强和妻子把几天来准备好的扫墓之行所需的物品一一放进车里,同行6人有他的战友、朋友、同事,其中还有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12岁的男孩吴柏润。男孩怀里抱着一包他亲手挖掘包装的故乡泥土,他要请烈士闻闻故乡泥土的芳香。

9点半,他们出发了。广东湛江到广西龙州全程650公里,需要行程约6个多小时。

到达后稍事安顿,他们又驱车到15公里以远的陵园,办理预订花圈、书写挽章、准备祭奠用品。一切准备妥当,只为第二天的扫墓。

3月31日大早,一行人来到陵园。练志强带着他们一起向40年前人生定格在战场的战友们敬献花圈、一起鞠躬默哀,和牺牲的战友说说话……每个人心怀崇敬、心怀感恩。

一天下来,精疲力尽,但心里是欣慰了,因为他完成了一年必须要做得一件大事。

老兵,来到了新疆

练志强,广东湛江市宏远海事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精神干练,虽已是花甲之年,但骨子里却散发着军人的气质。

1979年,正当国人兴奋地唱着《春天的故事》,满怀希望投入改革开放浪潮中的时候,也有30万中国军人深情地唱着《再见吧妈妈》义无反顾地杀向自卫反击的战场,用青春和热血在西南边疆筑起血染的丰碑,夯实了共和国改革开放的基石。

当年正在42军126师服役的练志强就是其中的一名战士。经历了这场血与火的洗礼,练志强更加感悟到生命的意义。

“我能幸运地活着,也许哪一次冲锋的时候,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人为我当了枪子。我活着、享受着生活,可他们为我们能更好的生活倒在了这里,我要用我的方式报答他们。”

1981年,练志强从广西边防部队某特务连退役。但那一段生死记忆刻骨铭心,所以,他最喜欢老兵的身份,做什么,都希望是能为牺牲的战友们做了什么,也希望做的什么都能告慰2、战友们的英灵。

1993年,脱下了军装的他走上自主创业之路,创办湛江市宏远海事工程有限公司。2003年,旗下库尔勒分公司进军塔里木油田。

“感恩” 是练志强做一切善事的初衷和目的,所以,他做得尽心尽力、做得心甘情愿、做得乐此不疲。

是什么渊源,让湛江的练志强和新疆结下不解之缘?

默默立下的誓言

练志强的新疆故事要从十一年前讲起。

“这是我第一次为希望工程捐款,为救助失学儿童,我的心灵受到了陶冶和净化。我计划着,在不久的将来,我的在新疆事业发展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时候,我会在新疆的巴州捐助一所希望小学。”

2005年7月24日,练志强从家乡湛江乘机飞往乌鲁木齐,然后要辗转到巴州境内的塔里木油田。

在飞机上,当他听到为希望工程捐出300万元的普通人丛飞的故事的时候,他被震撼了。在接下来的爱心竞拍活动中,他虽然没有中标,但他还是强烈要求乘务员收下了他的那一份。他的义举得到飞机上乘客的热烈赞许。

当夜,练志强兴奋得夜不能寐,满脑子都是当天在飞机上为希望工程捐款的那一幕。于是,信手记录下了这一次的捐款过程,最后,他默默立下了这个誓言。

在练志强心里,这就是感恩。感恩党和政府、感恩新疆以及塔里木油田给自己企业提供发展的平台,既促进民族团结,帮扶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孩子顺利完成学业,又可以以此告慰英灵,老兵还在发光发热,帮助社会、奉献社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下决心的那一刻,他并没有全盘的策划和计划,只有一个来自心底的声音在说:行动起来。

但因在油田的小企业刚起步,并无可观的利润支撑他的这个梦想。直到2008年年初,公司首次获得了35万元的利润。练志强不忘初心,建一所希望小学的愿望再次升腾。

“我想捐助一所希望小学,你能帮我出个主意吗?”2008年3月,练志强怀着愿望去咨询时任轮台县发改委主任唐平。唐平拍着练志强的肩膀高兴的说:“你算是问对人了。我曾当过县教育局的局长。走,我带你到乡下去看一所小学。”

两人说走就走。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后,几间破旧简陋的土平房出现在眼前,走进屋内,是破败不堪的学生桌椅,暗淡无光的教室里坐着一个个天真可爱的维吾尔族孩子。唐平介绍,这是轮台县的贫困乡村——铁热克巴扎乡曼曲鲁克村,是个少数民族乡村,因为发展条件所限,一直没有机会让这所小学的贫困现状得到改善。

“这就是我的希望小学!我来尽力改善!”练志强当即拍板,随即去县教育局表达了心愿并签署了意向书。

练志强第一个要实现的愿望就是捐资建一个能抗住8级地震的安全校舍。图纸、预算很快出来了,工期只有暑期期间,时间紧迫,一切要等钱到位。

抵押私宅的贷款

而此时练志强的那“一桶金”还只是在账面上,换成真金白银还需要一个过程。怎么办?工期有限。练志强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回湛江、回家。

练志强向妻子沈芳倒出了事情原委。“我需要贷款,抵押物得是我们家的房产。”他期待着妻子表态。

练志强提及爱人沈芳的时候,总是一脸的甜蜜,他用“灵魂伴侣”来形容他们夫妻的感情。沈芳是练志强战友的妹妹,当年,他和战友共同经历了那场战事。战争结束,练志强的身份从干儿子变成了女婿。练志强和沈芳相濡以沫,心心相印,两个人走到哪都是手拉着手的幸福模样,成为街坊四邻的一道美景。

知练志强者沈芳也,每一年清明,都是沈芳陪着练志强去广西给战友扫墓,面对英烈,丈夫和战友们想了什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都耳濡目染,她深深理解着丈夫。

“老公,你是最棒的!我支持你!”沈芳和练志强手拉着手去银行办理了贷款手续。

2008年9月,练志强三年前在飞机上萌发的理想随着希望小学的落成而实现。

开学之际,沈芳和练志强又手拉着手飞往新疆,来到焕然一新的希望小学。

那一天,沈芳拿出代表个人心意的2万元分发给了考上大学的孩子们。受到资助的孩子和家长,捧着钱,眼睛里泛着泪花,沈芳的双眼也泛着泪花,相望的眼睛似乎在对话:“感谢您帮我,我一定好好学习,用报效祖国来报恩!”“能帮到你真好,只要你们学好了为祖国献力,我能做多少做多少!”

从此,新疆的这所希望小学成了他们的牵挂。

带着父亲遗物来新疆

练志强的父亲是海军退伍军人。“记得1993年,父亲去广东梅州参加战友聚会,临走时我交给他3000元。会后,他和五个同乡战友回到家乡福建武平县,把身上带的钱全部捐给了村小学。父亲的善良之举深深地影响着我。学父亲做人做事,就是我对父亲最好的怀念。”说到父亲,练志强依然热泪盈眶。

2017年10月28日重阳节那天,练志强回到已经风烛残年的老父亲身边。那天父子俩的对话让他终身不忘。他问父亲还有什么心愿,老父亲想了想喃喃地说,“真想去新疆看看你在新疆捐助了小学和孩子。”练志强答应了父亲,可是,就在他离开不足十天的时候,传来了父亲病逝的噩耗。“没能送父亲最后一程,没能实现父亲的愿望,我特别愧疚。”

十几天后,练志强带着父亲的照片和遗物来到新疆。

路上,他从轮台教育局了解到,从希望小学出去考上了大学的学生已有17人。练志强听了很兴奋,当即让公司财务从他的账目上取出6万元转汇到县教育局作为考上大学学生的专用助学金。他捧着父亲的遗物,把这好消息告诉父亲的在天之灵。并向父亲承诺:“只要我的企业在新疆发展一天,我们的慈善之举就不会停止。”

源源不断的资助

“他来这里从不提前告诉我们,每次见到他,我们都特别的惊喜,就像是大家长回来了。学校里好的、不好的、要花钱的、要改进的事情我们都一股脑地给他说。他就是一边看着、问着、听着。然后和我们一起计划哪些需要先花钱,走时留下一部分钱,如不够用,他回去后又把钱汇过来……”希望小学的前任校长库尔斑、吐尔迪说。

库尔斑、吐尔迪把练志强在学校的角色比作“大家长”,这个形容时分贴切。“大家长”要做的就是解决家里的大问题。所以,10年来,练志强就那么零打碎敲的东补补、西填填地投入近百万元。自从学校有了新校舍之后,练志强的不断资助,使学校的方方面面都在发生着变化。

每一年的教师节,学校的教职员工都能收到练志强的慰问;每一年高考过后,从这个小学出去考上大学的学生都能收到练志强的一份鼓励……

练志强翻开手机给笔者看,里面很多照片都记录着他在希望小学的点点滴滴,围在他身边的孩子们,一张张笑脸犹如一朵朵向日葵在阳光下绽放。

“你看,我们俩像不像石榴籽抱在了一起?”画面上练志强和库尔斑、吐尔迪熊抱在一起,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

为了这里的孩子们,他和他的家人、他和他的团队都过过节省的日子。在塔里木工作期间,熬一顿稀饭喝三天,这对练志强而言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是,他一直坚持:再难难自己,绝不难孩子。

老兵的梦

练志强目前已经着手搜集学生资料。十一年来,从希望小学出来并考入大学的学生已有25名。练志强自2017年已开始跟踪这些大学生,并有计划实施资助,直到他们大学毕业。其间,有部分大学生给他传来了在各自大学校门前的照片,也有的给他写来了热情洋溢的感谢信。

就读于徐州医科大学,大三学生满族勒克村四组的努尔阿米乃姆·阿卜拉在信中写道:“……拿到练董事长资助那一刻起,我就定了个目标——要当一个像练志强董事长一样的人。从那天起我就努力学习,考上了区内初中班,初中毕业考上了上海市朱家角中学。因为练董事长做了好榜样,我才会向他看齐考上上海的高级中学,因为练董事长的帮助,我才勇敢去圆梦……”

十一年来,练志强回避了许多媒体的采访。“我当时想得简单,我只在做一件我要做的感恩之事。这是理所当然的回报,更何况帮助孩子的过程也是自我心灵获得满足的过程,孩子们的强烈的求知欲望燃烧着我,能帮到他们、看着他们成长进步,这是一份非常快乐的享受。”

如今的练志强依然陶醉在这份快乐的享受当中,他承诺“事业不息,善举不止”,他践行“资助一个孩子,帮扶一个家庭,温暖一个校园,和谐一个乡村”的美好愿望。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等到我80岁的时候,哪怕是我走不动了,我就是坐着轮椅也要来。当我看到学校的一面荣誉墙上,一个个有出息的孩子正是从这个希望小学走出去的,我见证了他们学习、成长、进步、奉献的全过程。我想,我那时候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人。”(如歌  李平)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