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阴深处觅潮音

2019-06-12 12:45:04来源:海外网
字号:

去过浙江海宁吗?如果还没有去过,也该知道“钱江潮”涌,壮观天下吧?让我们在清风飞舞的温柔抚慰里,面对江南水乡不可拒绝的沉醉,无论是在夕晖悠悠还是晨曦微露的日子里,来到海宁、来到海宁的盐官古城,先免述沿途旖旎诱人的满城春色,更勿提海宁皮革甲天下的旧日故事,今天的海宁虽在共和国辽阔的版图上只占有微不足道的一个菜籽粒般的位置,而在中国文化版图上,海宁却是一个无法抹去的的重镇,其独特的自然环境、物阜民丰的社会经济生活,厚重博大的人文历史积淀,都会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盐官古镇就更小了,在全国地图上可以忽略不计。而它在这块曾为吴越纷争之地、江南腹地的杭嘉湖平原上,确是个典型的“负江控海”之地。钱塘江是浙江省第一大河,也是中国东南部的名川。它与京杭大运河共同构成了浙江省具有命脉意义的两大流动性水体,正是  这块特殊的文化土壤、文化气候,所形成特殊的文化生态,远的不说,仅在近现代就曾涌现出一大批大师、巨匠、名臣、高士,来到海宁。

微信图片_20190612113949_副本.jpg

从地图上看到,钱塘江河口呈巨大的喇叭形,杭州湾口南北相距100公里,至钱塘江口缩小到20公里,再上至海宁盐官镇,仅为2,5公里,如此近50倍的距离差。加之江口遭遇巨大的“拦门沙坝”,受太阳与月亮的引力及地球自转离心力的影响,大海潮汐致使海水倒灌,形成波澜壮阔的“钱江潮”,最大潮差达8,93米。目前全球也只有南美洲的亚马逊河大潮能够与之相匹敌。难怪当年苏东坡都咏赞“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千百年来,这块观潮胜地,不知倾倒了多少骚人墨客!“海宁天天可观潮,盐官月月有大潮。”

岁月虽然消磨了人间太多的悲欢离合,而记忆,却化作了一掬无边碧绿的酒!这酒太淳厚了,它是在吴越文化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特定环境里由时间沉淀出来的。而海宁这块土地历史上以史为经,以地为纬,将吴越文化的厚重,凝聚在硖石之间、盐官梦里。

微信图片_201906121139491_副本.jpg

现如今,踏入这座文化名城,太阳明亮地照耀着,无边让人晃眼的绿色,依旧是那样凄迷,这种凄迷夹着太多的书卷气质,满眼的风烟流年里王国维,他就是从这里启程,把百年美学的诗词经典,化作“人生唯美三境界”传遍了整个世界。蒋百里这位著名军事理论家,可不是一般的军事家,在近百年前的民国年间,他可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是“军事泰斗”、“军事巨擘”、“军事预言家”或“军事理论家”。这位学贯中西,学识渊博,著述丰富的一代兵圣,是一位中华民族必须记住的历史人物。如果说,王国维是新史学开山之祖、国学大师!那这位蒋百里当算中国军事理论的研究之父!这一点都没有夸大事实。徐志摩这位感情丰富、情商超高、人气充足的诗人、散文家,在这座名城里一点儿也不孤独,现如今,当年他的老父亲、富甲一方的徐申如为这个独生儿子再次结婚而化重金打造的爱巢,虽然历经磨难,如今还能保存完好,这当算一个奇迹!这座中西合璧,面积达600多平方米的小洋楼被他自己称为“香巢”,在二楼他和陆小曼新房中的起坐间有沙发,壁上悬挂“眉轩”二字,让人想起当年他和小曼一起度过的那段幸福快乐的时光。至今都无法预测这位以爱为生的诗人,如果不是在那个有雾的天气里,被命运捉弄,至今还活着,将如何面对曾轰轰烈烈追寻的爱人而今琵琶别抱?他将如何打发那些没有爱情的漫长岁月?当他再次迷茫地发出“我灵魂的伴侣在哪里”时,又会是怎样的一场悲伤?是的,“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著名史学家宋云彬领头,身后是一批360余名影响中国的海宁人。从中国志怪小说始祖,东晋学者干宝,到著名报人、作家金庸。这其中吾辈能够叫出名子的,如古今书画鉴定界的泰斗、画家徐邦达,著名书画艺术家钱君匋,著名女作家:陈学昭,更多的只是从一些资料上知道的如中国电影事业奠基人、著名电影艺术家史东山,著名古文献学家、版本目录学家赵万里,著名翻译家、莎士比亚研究专家:虞尔昌,昆曲大家、昆曲研究专家:徐凌云,中国计算机之父:张效祥,中国现代诗歌的旗帜、著名诗人:穆旦,中国雷达技术的先驱者:张直中,著名文物专家、图书馆学家、文史学家:蒋复璁,著名生物学家、科普作家:贾祖璋,著名铁道工程专家:徐骝良,中国艺术教育的开拓者、戏剧家:沙可夫⋯⋯太多了不可能一一报出名子,这块人杰地灵,名人辈出的土地,在中国哪里也找不出第二个超过海宁的,海宁人在历史上底子太厚,这块深处杭嘉湖平原,向为文化渊薮之所,经济发达之府。便利的交通,给各地之间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从而带动了文化事业的传播与繁荣。自清以降,但海宁的私家藏书楼就多达五十余家,如袁花查氏得树楼、黄湾马氏道古楼、盐官陈氏春晖堂、硖石蒋氏来青阁等。而在众多藏书楼中,著名藏书家、拜经楼主:吴骞的拜经楼远到于这些藏书楼之前。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弹丸之地的县级市仅仅靠着这一方水土,就产生了这么多浓厚文化底蕴的私家藏书楼!能不人才辈出吗?象王国维等一批文化巨匠出生在这样一座早就被文化熏陶透了的古城里,并不奇怪了。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多少事,虽然这一切早就化作烟云飘散在历史的记忆中了,而作为“嘉湖熟,天下足”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却真的应该感恩大自然神奇造化赋予了这块土地“人间天堂”般的幸福。再比如说,一个不大的古城盐官镇,就有四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在全国范围内也是绝无仅有的。盐官现建制为镇,虽隶属于海宁,而早在唐永徵六年(公元655年)起的1280年间,一直是海宁州(县)治所在地,所以沿袭古风,人们至今还是习惯称盐官古城。无怪乎网络上搜索江南古镇,却不见盐官之名。

微信图片_201906121139492_副本.jpg

在盐官古老的历史街区行走,仿佛进入了一条无法追及的时间隧道,这座梦里潮乡当然不缺水,而此水就如同在丽江古城看到的水一样,是流动的、是鲜活的,水草丰美茂盛,随清流而亮丽。远比那个自称:“中国第一水乡”的古镇有文化、有品味、有底韵。曾听人说:水乡的韵是舟楫划写出的歌,对盐官古镇的历史街区而言,并非只有舟楫划写才出现歌,这日夜不停的流水本身就是歌、就是䪨、就是无尽的牵挂、无尽的缠绵、无尽的叙述。公平的讲,江南水乡应该具有的一切文化符号,这里不仅都有,还深藏着更多不可思议的脉络与记忆,“陈阁老宅”的粉墙黛瓦之间深锁着清宫秘史太多无法描写的细节,而那座被世人称为“江南紫禁城”的海神庙,又从另一个则面,留下更多让我们追寻历史足迹的神思!更不要说千年古刹安国寺里虽只留下几座并非完整的石经幢,正是它们的存在喑示着“唐宣宗出家之谜”的扑朔迷离。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四次来盐官观潮时的驻跸就在陈阁老家的“安澜园”,这座人类出于对大自然的向往而创造的古典园林,给乾隆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还下旨命地方官府找专人绘图在皇家御苑完整仿建。今天盐官历史上“安澜园”只残存下一座九曲桥,其它建筑遗址随着岁月的变迁,已经荡然无存。现如今古城已被绿阴所掩埋。据当地人员介绍,以后当你沿着国保单位王国维故居往古城方向走的这段路,将复原成原有的历史风貌保护区,其中所有的历史建筑原地原貌修复受损部分的构建,原真保留建筑本体的完整性,来展示盐官历史文化的博大精深。

这座历经千载的古城,目前正在以江南水乡特有的单纯和质朴,向世人展示它今日鲜丽的光泽。随着观潮长堤魚鳞石塘申遗的成功。这里将成为全人类又一处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江南文化以吴越文化为代表。溯(长)江、环(太)湖、濒海的“山水形胜”凝聚而成,这一凝聚,早就注定了这一方文化与生俱来的开放胸怀。吴越人民世代相袭的聪明才智,非但赋予锦绣江南特有的柔和、秀美,而且熔铸出由这些精雅文化形式所体现淋漓尽致的审美取向和价值认同。中华民族永远不能忘记的毛泽东,以他作为杰出的政治家、伟大的诗人1958年9月11日来到盐官城郊七里庙观潮时,即兴作七绝《观潮》:“千里波涛滚滚来,雪花飞向钓鱼台。人山纷赞阵容阔,铁马从容杀敌回。”(丹青/图文)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